【【【奈因小料《骤雨终歇》试读+印调】】】

祝完售www

MusoPhobiA水母汐:

*为了迎接本次帝都AZ茶会,我和我家海豹【微博@海豹_实验室里的伊总裁】以接龙形式完成了这个两万字的小料,文章是用第一人称来写的,海豹是伊奈帆视角,我是斯雷因视角,这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大学paro~HE~

小料封面交给了 @结祈 太太来完成~感谢结祈桑的大力支持!

帝都8.29AZ茶会上会免费发放此小料,至于通贩事宜将由印调决定。

茶会相关微博   印调微博

下面是试读片段,正文会有一定的修改

【骤雨终歇】

文:水母汐   海豹

【00】

瓢泼大雨。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下次你一定要告诉我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我们约好了的!”

外面雨好大。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哭了起来。

“Keine sorge, am ende wird Alles gut(不用担心,总会雨过天晴)”

 然后就是关上的门和远去的车子。

 不知道第多少次因为着同一个梦醒过来。

【01】

“浓硫酸浓盐酸混合物1.5毫升,韵子,手边那个烧杯往里放。”

我叫界冢伊奈帆,男,20岁,身高保密。

“所以说伊奈帆你一定是太严厉了才没有女孩子喜欢!”左边的妮娜又在讨论没意义的问题了。然后一回头我就看到她把自己的产物倒进了下水道。我忽然觉得有点头疼。就这么打打闹闹总算完成了今天的任务。脱下身上有点脏的白大褂,看了看时间正好,我决定去附近超市来两斤特卖橘子。

时间是初秋,实验楼周围因为终年散发着奇怪的味道被韵子戏称为结界。看了看窗外在下小雨,跟老师道别之后想着要在雨下大之前回到宿舍,于是我加快了下楼梯的步伐。实验室楼下有个小型的有健身器材自由活动,正上方是连接两栋楼的空中走廊,所以发现雨忽然大的离谱的我决定临时在这里躲一下。这栋楼比较古老,周围铺的都是红砖的地板,常年阴雨导致地上有许多青苔,下雨的时候更是一走一打滑。正想着一会儿回去要小心就听到背后传来咚的一声,心里纳闷这个时间附近竟然还有人,一回头就看到一团白白的东西趴在地上,大概是听到我回头的声音了,站起来拍拍湿透的衣服,非常不好意思的和我说“您好,我叫斯雷因·特洛耶特,本来要送一些东西给这边的老师但是我没来过,迷路了,可以麻烦您带我去吗?”我呆住了,那一瞬间。三个原因:第一,这个人这么大的雨第一时间竟然不是跑进来避雨而是和我说话,是摔傻了吗?第二,自己的学校即使没来过也不应该迷路吧而且现在是下班放学的时间啊!第三,为什么要对我使用敬语,我应该看起来是同辈啊。“我觉得不管你做什么应该先站进来避雨。”对面的男孩子愣了一下,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忽然说“Keine sorge, am ende wirdAlles gut(不用担心,总会雨过天晴)”我也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话,我貌似在哪里听过,我和他就这么面对面一个站在雨里,一个站在避雨的地方,直到对面的人打了个大喷嚏。我平生第一次不想嘲讽对面的人的愚蠢,然后也是第一次,主动把那人拉过来避雨,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

反应过来我已经帮他送完论文,带他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然后一把把毛巾扣在他头上示意他去洗个澡,“刚刚完成一个周期实验,这里有点乱,你不要介意。”“没关系的哦。”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蠢货吸了吸鼻涕,头发上的雨水滴在我昨天刚刚擦干净的地板上。今天貌似要查寝。我又一次觉得有点头疼。然后我想起我错过了今天的特价橘子。

【02】

虽说是全校历史最为悠久的学院,到头来却连一栋属于自己的楼都没有。望着眼前规模不小的化学楼,我叹了一口气,有些嫉妒地皱了皱眉。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斯雷因·特洛耶特,是这所学校文学院一名大二的交换生。现在的我正打算找我的老师交这周的论文。

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让我把论文交到化学楼的教室里去,不过仔细想想这还是文学院没有自己的楼的错吧,以至于连这种周末的课题辅导都只能借用别的院系的空教室,想想还真是寒酸啊……

我捏着那几页薄薄的A4纸,纸张有些潮潮的,我抬眼望了一下灰暗的天空,低垂的样子仿佛用旧了的帆布——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比喻,然而我却因为图省事而忘记了带伞,不过,反正学校也不大,跑着回去也没什么问题吧。这么想着,我再度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化学楼,迟疑了几秒,还是迈出了第一步。

没错,真的是第一步,我来这个学校两年了,却从来没有来过化学楼。一是因为我自己的课从来没有被安排在化学楼,二是因为化学楼总是弥漫着阴沉恐怖的氛围,那些诡异的传说在这个学校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口耳相传里变得愈发可怖,幽深狭长的走廊尽头,微微发出光芒的窗户,走廊两边的实验室大门紧闭,不时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神色匆匆的学生,手上还端着一杯不知是什么的诡异溶液,擦过你身边的时候似乎还带着一丝冷风。最恐怖的是,据说这栋楼四层电梯不停,因为那一层是学校的停尸房。

想到这里,我面对着面前与传说中毫无二致的幽深走廊,握紧了手中的论文。

不知道是我太过害怕还是化学楼本身的结构就过于复杂——我觉得二者兼而有之,总而言之,用一句话来解释我的现状就是——

我迷路了。

我的方向感本来就很差,再加上过于紧张,东拐西拐几下之后,我便彻底失去了方向。好不容易跟着一个没穿白大褂的人走下了楼梯,正准备追上去问一下那个人到底应该怎么走,却发现那个人是要离开这里,于是我只好跟着追出了化学楼。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我把论文揣进怀里以免它被淋湿,然后继续追赶眼前的人。

雨忽然越下越大了,我看到那个黑发的青年一个闪身走到了连接两栋楼的空中走廊下面,看来是准备在那里躲雨,于是我也跟着一起跑了过去,却一不小心被脚下的青苔滑倒了。

啊啊,这真是太糟糕了。

我脸朝下地趴在地上,姿势很不雅,我的第一反应是论文很有可能报废了——然而幸运的是它并没有。我抬起脸,很尴尬地看到了那个人回过了头,脸上毫无表情,红色的眸子里却充满了讶异。于是我只好自己爬起来,讪讪地拍了拍湿掉了的衣服,开口说道:

“您好,我叫斯雷因·特洛耶特,本来要送一些东西给这边的老师但是我没来过,迷路了,可以麻烦您带我去吗?”

对方的眸子一下子睁得更大了,我担心是我说错了什么,于是有些不安地看着他,“我觉得不管你做什么应该先站进来避雨。”我听见对方似乎是这么说的,我看了一眼身边不断落在我身上的雨丝,突然想起一句德语:

“Keine sorge, am ende wird Alles gut(不用担心,总会雨过天晴)”

我觉得我很傻,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虽说学文学的人的确很容易被这种惆怅的天气所感动,但这种行为在理科生眼里就跟白痴没什么两样吧。于是我们就继续这么隔着雨幕站着,直到我的一个喷嚏打破了这令人难熬的沉默。

然后他伸手把我拉进了空中回廊下。

对方手掌的温度非常舒服。我不断地说着谢谢,然而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直到雨势变小,他才转身朝向化学楼的方向对我说道:

“走吧,我带你去交论文。”

顺利地找到老师交了论文,我松了一大口气,刚想说我请你吃晚饭吧结果却被对方一把拉起手臂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去我的寝室整理一下吧,你这样会感冒的。”

“诶……”

可是可以不过我有自己的寝室啦!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鬼使神差地跟着他来到了他的寝室,他把一块干毛巾扣在我的头上,然后示意我去洗澡:

“刚刚完成一个周期实验,这里有点乱,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的哦。”我迷茫地眨了眨眼。

在走进浴室的那一刻,我似乎听到门外的那个家伙小声念叨着要查寝什么的,然而下一秒我就完全不在意这件事了——

架子上摆着的,是我最讨厌的橘子味沐浴露。


评论
热度 ( 31 )
  1. 结祈—水母汐— 转载了此文字
    祝完售www

© 结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