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墓

  原创人物有,防雷甚之。


    每年的3月1号,母亲都会独自前往墓地去祭拜一个人,据说是母亲前辈,在五十多年前,母亲明明还是个高中生,却被FBI挖去为其工作的时候给予了她很多的帮助。后来听说在一次震惊世界的集体死亡事件中牺牲了。那个事件后来被掩盖了起来,普通的途径根本找不到任何相关线索,于是就变成了都市恐怖传说一般流传开来。而母亲明明就是那件事情的调查人员,却对这件事情闭口不提。我也曾询问过母亲,母亲笑了笑,用她那多年的刑侦技巧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于是我至今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本来母亲一直都是一个人去的。我其实是母亲的养子,我一出生就被抛弃在医院,是母亲收留了无依无靠的我,她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拉扯成人,一直都没结婚,给我无私的爱,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现在我也成为了人父,回想起童年,母亲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很小的时候,因为我无人照顾,母亲会带我一同去祭拜。墓地的气氛本来就阴森恐怖,而这个时间又不是扫墓的日子,所以墓地只有我和母亲两人,这时候虽说是初春,但天气任然冷的刺骨,树荫下吹来阵阵寒风,让我忍不住抱紧了双臂。而最让我感到害怕的还不是这个,每当这个时候,母亲会站在墓前,喃喃自语,仿佛空气中有个幽灵。所以,当我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其实也就是上小学后,每年这个时候,我就会借口约好同学一起去玩,而逃避和母亲一起去扫墓。而母亲也很爽快的同意了,于是在那之后,我再也没和母亲一起去扫墓。

       从此,母亲就一直是独自一人去扫墓。随着自己的成长,我渐渐的对母亲的行为从单纯的害怕,变成了一种理解,墓中长眠的那个人,一定是对母亲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吧。

        但是上个月,母亲不小心摔伤了腿。没办法,我只好开车送母亲过来。所以时隔这么多年,我又一次陪母亲来到了这个墓地。而我的妻子是个对幽灵啊,妖怪啊特别敏感害怕的人。她说今天加班,就把儿子丢给我照顾。什么嘛,这个加班一定个幌子。结果就成了祖孙三代一同来到墓地。其实我不太愿意带儿子过来,因为怕他留下和我童年时一样的阴影,我的儿子和我那时候的年纪差不多,马上就要上小学了。我把《鲁邦三世》的漫画也一同带了过来,这套漫画已经是上世纪老古董了,我小的时候母亲就买了全套给我看,像是启蒙读物一般。这套漫画我读了无数遍,每卷都读的破破烂烂了。所以我现在又买了套再版的给儿子看,我的儿子果然像我,也读的津津有味。所以我打算在母亲缅怀的那段时间,给儿子找点事情干。我们在距离母亲二十米外,看得到母亲又不打扰到母亲的空地等着她。然而这次儿子却没有向往常一样立马拿去书读起来。而是眼睛呆呆的看着他的奶奶说在的地方。

       “爸爸”他拉了拉我的衣角,“那个和奶奶说话的大哥哥是谁啊?”

          我抬头望了望母亲,只有母亲一人在自言自语啊。”哪有大哥哥?“我不禁问到。

         ”就是那个穿了和钱形警官一模一样衣服的大哥哥。“

         我揉了揉眼睛,仍然什么都没有,而此时一缕春日的阳光洒在母亲的脸上,母亲是笑的那样灿烂,一瞬间,我仿佛看到母亲十七岁少女时青春的模样。

    

       

      

评论
热度 ( 17 )

© 结祈 | Powered by LOFTER